让文字
绕过心间越过指间融于笔下

《爱情》——三毛

本文属推荐文章,因为有认同,所以喜欢,所以推荐

世上难有永恒的爱情,世上绝对存在永恒不灭的亲情。一旦爱情化解为亲情,那份根基,才不是建筑在沙土上了。

我只是在说亲情。

某些人的爱情,只是一种“当时的情绪”。如果对方错将这份情绪当做长远的爱情,是本身的幼稚。

不要担心自己健忘。

健忘总比什么都记得,来得坦然。

爱情的路上,坦然的人最是满坑满谷。一刹真情,不能说那是假的。

爱情永恒,不能说只有那一刹。

爱情,如果不落实到穿衣、吃饭、数钱、睡觉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里去,是不容易天长地久的。有时候,我们又误以为一种生活的习惯——对一个男人的或女人的,是一种爱情。

爱情不是必需,少了它心中却也荒凉。荒凉日子难过,难过的又岂止是爱情?爱情有如甘霖,没有了它,干裂的心田,即使撒下再多的种子,终是不可能滋发萌芽的生机。

真正的爱情,绝对是天使的化身。一段孽缘,不过是魔鬼的玩笑。

对于一个深爱的人,无论对方遭遇眼瞎、口哑、耳聋、颜面烧伤、四肢残缺……都可以坦然面对,照样或更当心的爱恃下去。可是,一旦想到心爱的人那熟悉的“声音”,完全改换成另一个陌生人的声调清晰呈现,那份惊吓,可能但愿自己从此耳聋。不然,情爱难保。

说的不是声带受伤,是完全换了语音又流利说出来的那种。哦——难了。

爱情不一定人对人。

人对工作狂爱起来,是有可能移情到物上面去的。所谓万物有灵的那份吸引力,不一定只发生在同类身上。

爱情是一种奥秘,在爱情中出现藉口时,藉口就是藉口,显然是已经没有热情的藉口而已,来无影,去无踪。

如果爱情消逝,一方以任何理由强求再得,这,正如强收覆水一样的不明事理。爱情看不见,摸不着——在要求实相的科学呆子眼里,它不合理。

可是学科学的那批人对于这么不科学、不逻辑的所谓虚空东西,一样难分难解。

爱情的滋味复杂,绝对值得一试二尝三醉。三次以后,就不大会再有人勇于痛饮了。逢场作戏,连儿戏都不如,这种爱情游戏只有天下最无聊的人才会去做。要是真有性情,认真办一次家家酒,才叫好汉烈女。

爱情是彩色气球,无论颜色如何艳丽,禁不起针尖轻轻一刺。

云淡风轻,细水长流,何止君子之交。爱情不也是如此,才叫落花流水,天上人间?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志慧-人生历程 » 《爱情》——三毛
0

评论 1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1

    三毛,一个奇女子,她的文章很好看,很喜欢。记得曾经买过一本三毛全集。撒哈拉的故事,雨季不再来,稻草人手记,哭泣的骆驼。。。一度教人沉醉!

    豆腐面5年前 (2012-04-24)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