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文字
绕过心间越过指间融于笔下

见,或不见(有感而发)

1,
虽然那首禅诗因为到处传诵耳熟的我已经可以熟背了,可《非诚勿扰2》里,看着清秀的川川依偎在父亲身旁,默默地一字一句地念出的时刻,我的眼睛还是不能抑止的酸涩无力,心里有泪,刹那隐忍未落。许久,许久,惟有夜的钢琴曲一声声停憩在我的心房里,轻弹慢谱这人世的一段段流年情深。
记得,以前曾疑惑过好些时日,见或不见,念或不念,爱或不爱,怎么会是依然不悲不喜,不来不去,不增不减呢。一如相聚与离别,牵挂与遗忘,注视与转身,这一个个动静相生,并意愿相离的词语和情态,如何历尽波折才能到达一种安然若素,巍然不动的境界呢。
本来以为是泾渭分明的事物,若能顺时针旋转慢慢归于静默的时刻,这藏在其中的动力,我想就是时间对人生的纯然磨砺了,从粗糙到细致,从外在到灵魂,从华丽到简洁。一圈圈,一点点,一天天,用干净的心性去打磨,终究有一天会研磨出最好的时光和最长久的情意。
2,
我得承认,以我当前面对悲喜的定力和感悟,我仍是很难将这首诗朗读出清灵脱俗的音调,有好几个优美的字节与我依旧不亲近,保持着疏离。因为,我知道,在最深的红尘里,总惦念的是与岁月紧相知,与最亲密的情意相逢,纵然是时过境迁,人世更迭,纵然隔着千重山,万重水,数不尽的河道,城墙与高楼,纵然鸿蒙的荒凉一直陪伴在生命的两旁,生命的稠绿却愈染愈淡,才始知枯淡原是本色。
我也得承认,我一直不忍心将见和不见的间距拉长拉远,我还是念念期望它们俩可以像是住在一起的爱人,随时想见便可相见,随时可以嘘寒问暖,而偶尔存在的间距只是一时的伪装或假象,只要有温婉的暖风吹过,它们便可以重新靠近拥抱在一起。
我更得承认,当我不见的时候,我是如何在凋谢的花瓣面前,在陈旧褪色的木纹里,在青苔遍布的墙壁下,悲伤的把青丝染成了华发,尘世里一场茫然无着的泪别,碎痕满面也要在疼痛里剥离温暖,没有人能用手止住忧伤的恣意缠绕,有时,缠绕的竟是一辈子的光阴,一辈子仅剩不多的余情。
3,
那天,当我一转身从酒店的楼梯里见到芳的时候,可知,瞬间我的记忆之河是怎样的跌拓起伏,潮涌潮落。
十三年,这样的数字里面将会隐藏多少人生悲欢离合,将有多少岁月变幻的迷离光影显现浓烈啊。十三年,足以将一个人的命运迁移至百种境界和万千滋味。
十三年,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年,十三年后,你我在此相见,相聚,我相信这是时光和友情对我们的再次眷顾。
芳,这一些与你断了线的时光里,我鲜少能清晰记起从前的点滴往事,岁月凛冽的让我们谁都难以触摸到穿行而过的痕迹,伴随着时间的漫长漂移流渡,谁也再看不见满身尘埃之前的自己,无论曾是多么真情,多么美丽的回忆,忘,已牢固地守在人生门槛之上,并逐渐有安若磐石之势,这注定是我们无能为力的抉择。
和芳面对面的坐着,彼此轻描淡化的笑着,寒暄着,聊起彼此这些年生活的境况。虽然彼此的声音已变得近乎陌生,虽然眼角的笑意也遮不去相对的苍凉。我说,你还是像在学校时那样的瘦,她说,你变得更漂亮了。我说,我们都在一天天变老啊。
我知道,自此一别,山水迢遥,我们再见也将是渺无期限,之后,即使最便捷的短信也会吝啬的懒得寄发,近年来的我总觉得有些情意,疏淡才是最为唯美的保护方式,人世本就聚散匆匆,湮没在人海中的背影尚且无可挽留,悄然离去的影像,记忆终究一日也无法摊开再描摹复原,且让我经年后,知你仍好,我便可以安心。
4,
一场轻薄的春雪飘落在二月的天空下,被料峭的春风剪裁出寂寥的样式,朴素的妆容一如既往的清寒。我坐在窗外等待,等待三月的桃花绽放在你的眉梢,我在等待,嫣红的杜鹃花开遍山野的每处空隙,彼时,坐在山坡上看天,看云,看光阴潜伏褪落华颜。
相见始终是场灼然的花事,冰封一冬的叩盼,在雪融之后,与阳光一起将白昼照射得耀眼如织,似一条条一丝丝的断锦裂帛,总凑不出一幅完整的锦绣年华。我想着你定会因这春天而来,因这一帘旖旎的风景而来,即使,我不在,你依旧会如期而至,你的手掌迎上一朵花瓣,我的鼻尖便嗅出一缕香气,你的上衣若有飞花的痕迹,我的发髻就会染上落红的色彩。你来也好,去也好,梨花院落溶溶白,花开又花谢,四季皆然,静默不语。
5,
苏轼道,白发苍颜,正是维摩境界。
岁月风华越是积淀越如沉香,它在清修的禅院里暗涌,袅袅生烟,朵朵有情。
行走,每个人都有一种姿态和前行的方式。
生命,每个人都浸揉在自己调和而出的颜色里。
这一路采撷阳光,筛捡天空飞逝的美好,隐藏的情愫和储存的念想,一同闭眼在倾城的岁月里祈求永不老去。只愿今生骤然会有一刻,再提及见或不见,念或不念,被你细心吹干了泪水,我的眼里只有寂静和欢喜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志慧-人生历程 » 见,或不见(有感而发)
0

评论 1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1

    :mrgreen:

    依然王的人7年前 (2011-02-20)回复